谁不爱游城十代先生和不动游星先生呢.jpg

*是沙雕团子小琪。其余见置顶。

无关紧要的事:头像是自设。


【学院paro/十&霸x蟹】5 水母陛下没有活过一集的自行车和保健室的小混乱

好的——今天也在很努力的ooc呢——【泣】

感觉这篇的霸王聚聚已经在搞笑角色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不过仔细想想本来就是混乱邪恶的脑洞啊,就突然轻松了【喂。

总之惯例的,角色崩坏,私设,文笔辣鸡

以及本回十霸元素微存【咦?

————absolutely flawless~♪————

周五的早上,不动游星同学陷入了危机之中。

前一天晚上通宵保养游星号,快要五点的时候想着“稍微睡一会吧”结果一口气睡到离上课只有十分钟的游星,第一次感受到可以与霸王的笔记本媲美的绝望。

只有飙车了呢,游星君。

红色的摩托车以被抓到就会吊销驾照的速度在公路上飞驰。

骑手在视线中掠过一抹熟悉的黑金配色时果断减速掉头,最后果然在路边看到了自己的现任同桌。

霸王面无表情地躺在路边,身旁倒着一辆原•自行车,金瞳死死盯着电线杆上的一只麻雀。

……啊,飞走了。

疑似车祸现场的景象把游星吓了一跳,慌张的停好车来到霸王身边时才发现,这个人只是手臂上有几处擦伤外加头上鼓起来一个大包,根本没到躺在地上动不了的程度。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直觉告诉游星,他今天上午的课已经完了。

“霸王桑,发生了什么?”

姑且询问了情况。

盯了游星一两秒,霸王开口,

“车祸现场。”

这个不用说也知道吧?!

“不,那个,具体是……?”

似乎听到霸王嫌麻烦的“啧”了一声,不过游星决定无视。

“那家伙抢了我的早饭跑了。我追出来,骑得太快然后就撞到了。”

请不要用那种阴沉的标准反派表情说出这种小孩子打架的内容。

已经可以想象到霸王口中的“那个人”穿着轮滑鞋喊着“赢了!”一边从路上飞奔过去的景色了。

游星看了看受害的自行车,虽然不是很严重但前轮已经变形,而且轮胎爆了。这样的话,没有工具一时半会根本没办法修理成能使用的状态。大概是撞到了电线杆吧。

“……难道,霸王桑,还是初学者吗?”

“闭嘴。”

乖乖闭嘴的游星换了一个问题,“霸王桑现在在这里……做什么?”

霸王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

“躺下,然后期待自行车自己修好自己。”

游星这次没有再问,只是沉默的扶起自行车,把它锁在电线杆上。

棕色刘海下的眉毛拧成一团。

“不戴。”霸王说。

“为了安全起见请戴上,霸王桑。”游星已经戴好头盔,手里还抱着一个备用的。

“不戴。”

霸王指指头顶的包,“会压到,很疼。”

十分充足的理由。游星只好又把备用头盔放回去。

“那样的话,请霸王桑一会务必要抓紧我。因为迟到了的缘故,会开的更快一些。”

霸王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他跨坐到后座上,双手直接环过游星的腰。

比预想当中要细一点。隔着薄薄的夏季校服感觉到某位骑手的体温急速上升,金瞳略微眯了眯,口中说出的依旧是没什么感情色彩的话语,“走了。”

余裕在五分钟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扶着游星号的霸王脸色比任何时候都难看。他大概没有想到游星说的“快一些”是指在五分钟内从刚才的地点一路飙进校园并用漂移进入最后一个停车位。

强压下胃里的不适感,他抬头瞪着游星,“你,平常就是这么上学的吗。”

“啊,不是的。”游星摘掉头盔,黑色的头发再次翘起来,“这次只是情况特殊而已……霸王桑,脸色很不好啊。要去保健室吗?”

“不用。”

印堂发黑的少年摇晃了一下,稳住身形,准备走向教学楼的时候,手却被一把拉住。

有点恼火地向后瞪去,但是他所看到的蓝眸中没有一丝动摇。

“这个状态不行,霸王桑。至少要去检查一下。”

对视的结果是霸王败下阵来。

“……啧。随便你。”

于是此刻,头和手臂被绷带缠得严严实实的霸王躺在保健室的床上,感觉自己被耍了。

游星还在把各种各样的药往已经堆了一座山的桌子上堆。霸王想坐起来阻止他,但是头还在隐隐作痛,只能继续躺着,看那座山堆得越来越高。

在游星快要搬空整个保健室的药之前,门开了。

“啊,我听说游星和某人在这里于是来看望一下……唔?!”十代一进门就被那座小山吓了一跳,转头想问游星这是怎么回事时,正看到像某种埃及名物一样直挺挺躺在床上的霸王。

十代沉默了几秒,走过去扶住游星的肩膀,“……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啊游星。”

“呃……十代前辈?”

游星还没反应过来,霸王已经强撑起身子,“我没那么容易死。”

“嘁,真顽强。”十代坐到床上,戳了戳霸王手臂上的绷带,“你这是被游星撞了?骨折了吗?脑震荡了吗?”

“还不是为了去追你。”霸王隐晦地翻个白眼,“自己撞的,擦伤而已。”

“哇,擦伤这么大阵势?给我看看。”

完全没有征求他人意见的意思,十代拉过霸王的半个身子,一层层拆开绷带。

“……这不是只擦破了一片皮吗。”

十代看向游星,游星别过脸去。

“这是…为了以防万一……。”

“游星你是过度保护的老妈子吗……”十代痛苦的捂住脸,“还有这样才容易出问题吧!会感染的吧!常识呢!”

被最不符合常识的人教训没有常识的感觉如何啊,游星君。

“……抱歉,我有点紧张了……”

游星低下头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几撮张扬的头发似乎垂下来。

“嘛,也不是怪你啦,这里就让专业的来好了。”十代笑着,拍了拍越来越低落的游星, “帮我拿一下酒精,还有碘伏和消毒棉。还有那一大堆都收拾了吧。”

“啊……好的,十代前辈。”

游星从小山中抽出一瓶碘伏,连带着床头柜上放着的酒精和消毒棉一起递过去,然后开始了把一大堆各种各样的药品归位的浩大工程。

在忙碌中抽出空暇擦一把汗,向床的方向看去时,十代正低着头,专心致志地用消毒棉蘸着酒精擦拭那片伤口。

霸王尽管还是皱着眉,却意外的没有挣扎,倚在床头任十代摆弄那条手臂。

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两个人身上,模糊了他们的轮廓。

连平常看起来充满戾气的霸王,表情似乎也柔和了一些。

莫名觉得脸颊有些发热,游星马上把注意力转移回手中的工作。

自己在想什么啊。

“我说,那孩子刚才在看你哦。”

正把碘伏涂到伤口上的十代维持着一本正经的表情开口。

霸王保持沉默,向游星的方向看了一眼。他已经移开目光,专注于把药品归位。

不知是不是错觉,耳根似乎有些发红。

视线转回自己的手臂,

“那又怎样?”

听见这句话的十代抬起头,用微妙的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看着霸王,“哇……你是真的傻啊。”

“……?”

“别那么看着我,傻就是傻。”十代故意用力按了一下消毒棉,满意地看到霸王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他转头喊了一声,“游星!”

后辈从另一边探出半个脑袋,“十代前辈,有什么事吗?”

“反正是周末,晚上要不要来我家?”十代指了指霸王,“顺便帮忙把这家伙和他的车送回去,不然他没法回去啊。”

不知出于什么心情,游星几乎没有考虑就应了一声,“好的,前辈。”

答完才反应过来。

十代前辈的家?

……也就是说,霸王桑的家?

游星迅速把脑袋缩了回去,以超常的速度继续工作。

“……你在做什么。”霸王不悦地低声道。

“啊……”十代弯起眼睛笑着,“当然是,准备搞事啊。”

————absolutely flawless~♪————

我们的目标是!搞事!搞事!搞大事!

但是其实根本搞不起来【。

继续放飞自我的一回。发现自己如果用电脑的话字数就会多一点。
啾呆在剧场版坐过的后座让霸王聚聚也坐一下(

啾呆 is 搞事王【确信】

关于啾呆和霸王聚聚的关系,这里大概是那种嘴上互不相让,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但其实意外的关系很好的兄弟吧?【

至于啾呆为什么会在要求给霸王聚聚上药的时候说“让专业的来”这个就,嗯,请自行猜测【x

话说霸王聚聚总是无意识的撩了然后又钝感啊……辛苦了,蟹。【

下一回是愉快的周末了!

评论 ( 32 )
热度 ( 24 )

© 樱内琪同学提不起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