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爱游城十代先生和不动游星先生呢.jpg

*是沙雕团子小琪。其余见置顶。

无关紧要的事:头像是自设。


【游十】只是两个故事。

是糖是刀完全不清楚的混沌向。最近听东方曲幻视太多的结果。

妖怪和人类和平相处的世界。全地球都是幻想乡【别吧

部分设定参照东方。

可能会出现的有:OOC 大量奇怪的私设 辣鸡文笔

暗表夫夫出没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请自由的。

————————


(上)


——【这是人类的孩子尚小,而河童尚大的故事。】

 

1.

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十代喜欢趴在床头,看游星鼓捣各种各样奇妙的机械。

那时候十代幼小的身体还完全没长开,只穿一件游星的外套能穿出裙子的感觉。这是游星说的,说完之后被恼羞成怒的小家伙锤了一分钟。锤也没用,衣服照穿不误,一转头又能看见小十代趴在床头,把闪闪发光的目光投向游星身边的大家伙们。

“游星,那个是什么?”

“游星游星!那个机器人刚才动了!!好帅!怎么做到的!!”

“游星你的实验室会不会爆炸啊?”

“游星,你说,机械们是不是也有自己的精灵啊?”

十代的问题永远不会完,而游星也总是耐心地一个一个解答,不论十代能不能听懂。如果十代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事实上这是常有的事——的话,他就会微笑着揉揉棕色的小脑袋,把那两根呆毛压下去,“没关系,长大了就会听懂的。”

呆毛每次都一模一样的再翘起来,但是逐渐长大成一个少年的十代会撅起嘴抱怨,“明明游星看着也没多大我几岁。”

游星笑,钴蓝的眸里是某种不明不白的复杂情绪,“我可是几百岁的老人家了……”

十代通常会念着“是是——老人家请别闪到腰——”,一边猛扑过去,然后看着河童科学家手足无措的表情嘿嘿笑起来。这时候的他早已经不是可以穿件外套就可以满实验室乱跑乱跳的年纪了。

 

穿着游星的衬衫和长裤的十代偶尔会抱怨,“果然还是大了点……”

游星一句话没说,只是在第二天不知从哪弄来几套完全合身的衣服,包括十代后来一直穿着的那件红外套。

“用的是最近在实验的材料,理论上讲完全不会损坏……”游星试着认真解释,在看到十代“所以到底是怎么来的”的表情时无奈地扭转话题,“……我自己试着做的。”

游星的手真的好巧啊。穿上外套的十代这么想。

 

2.

十代是游星捡回来的。

那时候科学家刚离开自己的故乡,试图寻找一个可以安静研究的地方。

他路过一个死气沉沉的城镇,城镇似乎在这之前被什么袭击了,到处都是烧成黑炭的尸体和被摧毁的房子。

游星在心里为死者祈祷,然后打算继续前进,却听见墙角有微弱的哭泣声。

走近时,看到大概还不满两岁的小男孩,正虚弱的靠在墙根,抓紧了已经破烂不堪的衣襟,被熏上黑灰的脸颊上满是泪痕。

这里已经没有别的活人了。如果放着不管迟早会死的。

阴差阳错的,游星蹲下身,单手抱起了男孩。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意外的没有反抗,只是抽着鼻子,棕色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游星,

“十……代,游城…十代。”

游星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帮小十代把脸擦干净。

“……愿意跟我走吗?”

大概哭了很久已经累了,小十代没有回答,而是把脸埋进游星的颈窝,原本抓着自己衣襟的手转移到游星胸前的衣服上,就这么睡过去。

于是科学家带着一个小孩子继续走,走到合适的地方就住了下来。

后来游星说起来时,十代总是摸摸自己的后脑勺,“有吗?我怎么不记得。”这样笑着说。

 

3.

十代会跑出去,跟附近的人,或者妖怪,玩卡片游戏。在这期间,认识了奇妙的人。

“游戏桑真的好强啊……”某天回到实验室的十代,这么对游星说。

游星正在拧下一颗螺丝的手稍一停顿,又开始重新作业,语气依然没什么波澜,“是……武藤游戏桑?”

“咦?游星你知道游戏桑?”

“嗯。”游星头也不回,“是个奇妙的人。研习着魔法,身边还住着一位不知来历的幽灵……。”

“啊这个我知道,亚图姆桑也很强!”

“还有……据说游戏桑有蓬莱之药。”

十代的好奇心一下子被点燃,“蓬莱之药是什么?”

“一种药。”

“我当然知道是一种药!!”

游星显得有点不愿回答,但面对着十代的目光还是不得不开口,“……是一种……可以让人永生的药。”

 

十代其实知道,游星是妖怪,他是人类,妖怪的寿命总是要比人类长的。

可是如果自己先游星一步离开了,他该多难过。

十代想起来某次拿年龄开玩笑时,蓝眸底下掠过的一点感情。游星那时是在难过。

十代不想让游星难过。

 

5.

“游戏桑真的有蓬莱之药吗?”

被突然这么问的游戏吓了一跳,“诶、嗯……是有没错啦。只是偶然得到的,我以为没人知道呢。”

十代已经凑过去的脸再次在游戏的视野中放大,“既然有,游戏桑没有吃吗?”

“这个嘛……”游戏挠挠头笑着,“另一个我不让我吃。”

和温柔的少年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的幽灵无声显现,“伙伴不应该承担那种痛苦。我只想他作为一个人类安稳的过完一生,这样就好。”

“啊,另一个我……你又随便跑出来了!”

被毫无威慑力的瞪了一眼,亚图姆勾了勾嘴角便又隐去身形。

似乎有点苦恼的游戏对十代抱歉的笑笑,“总之就是这样啦……话说十代桑怎么突然问这个?”

“嗯?啊?”十代一时愣住,大脑开始最大功率超负荷运转以找一个理由。

“……其、其实是那个啦,游星想要做这个的研究!所以托我过来问一下游戏桑有没有什么具体信息来着!”

“诶……那样的话,不如直接把实物拿去吧?”

“咦?!可以吗?!十分感谢!!”

游戏把一个小瓶子摸出来塞进十代手里,“没什么啦。反正放在我这里也只会让另一个我担心,就不用还回来啦。”

十代有点紧张的握住瓶子,再次对游戏道谢后,向着回实验室的路跑去。

同时心里不断重复被一句话刷屏。

“完、完蛋了……这下事情大条了……!”

 

但是游星并没有发火。黑发的科学家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揉着眉心开口,“那么……既然弄来了……请好好保管吧。”

十代干脆地答应,并决定随身携带它。

 

6.

之后的某一天,实验室因为事故而爆炸了。

这次不是玩笑。

 

十代觉得自己的脑袋被烟和热浪熏得昏昏沉沉,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没有成功。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还真的完全没有损坏。

说来自己还有闲心想这些事啊,游星说的是真的没错啥的。

游星?

愈发昏沉的十代猛然一惊。

对了。

十代喃喃着,“我还得去找游星……我怎么能死在这里……”

而为了“活下去”做出的努力呢?

一只手扣上了腰间的小瓶,把它取下来。

啧,味道真糟。那么游星出事前是在什么位置,马上去……

……啊。

 

十代直到这时才想起,爆炸的中心就是游星所在的位置。

 

7.

那天开始就没有人再见过温柔的河童科学家和呆在他身边的人类少年。

与此同时,四处无差别找到妖怪战斗并将其猎杀的“霸王”的传说,逐渐扩散。

 

(下)

     ——【这是觉妖怪尚小,而蓬莱人已大的故事。】

1.

“十代哥哥再见!”

“十代哥哥下次见啦!”

“十代哥哥——下次也来玩哦!”

“哦,下次见啦。”十代对着正在向自己告别的孩子们笑着挥挥手,摆出那个手势,“赢了!”

孩子堆中发出一阵欢呼,于是棕发的青年就背着自己的背包向村庄外走去。

怎么会再来呢,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天了,明天该去下个地方了。

 

2.

十代有时会想起那场爆炸之后第一次遇见游戏的时候。

他有一段时间一直在无谓的挑战别的一切有敌意的生物。被杀死,复活,被杀死,复活,把对方杀死,然后寻找下一个目标,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几百年。几百年有那么久,久到让他忘记很多事情,比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再比如自己的眼睛什么时候成了金色。

后来他就遇到了已经成为魔导师的游戏。他还是脱离人类范畴了,他身后的亚图姆看起来并不为此开心。

当然这些跟他无关,他只是一言不发的发动了攻击。

“没有打倒就没办法好好交流吗……”游戏颇为苦恼的皱起眉。

十代A了过去。

十代被反杀了。

十代被白色恶魔游戏按着正坐在地上听了一个小时的心理教育。

最后还是亚图姆的一句话起了作用,

 “你这样,那家伙如果能看见的话会怎么想?”

十代不记得亚图姆说的人是谁,但他突然就觉得自己之前做的事如果被那个人知道了,他会难过的。

十代不想让那个人难过。

 

金色褪去了。

 

3.

十代觉得自己似乎是忘了什么。他有点在意,但又似乎不是那么很在意。

这搞的他很苦恼。他去找游戏求助。

“游戏桑——我好像忘记了点什么但是又感觉好像没什么重要的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个啊烦死啦救命——”

亚图姆出现在游戏身后,狠狠瞪着正在往游戏身边蹭的十代。

“去旅行吧。”游戏说,同时不动声色的把座位往另一边挪了挪,“这样心情会好点,而且说不定会遇到什么线索呢。”

于是十代开始背着包到处乱跑。背包已经磨坏了很多个,但外套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十代遇到过很多人,一开始也想在某个人类的村落停留下来就不再走。

但是时间在慢慢推移呀,原本认识的朋友们,不知道哪天看起来就很老很老了,再不知道哪天就变成土堆了。

十代在心里怀念了入土为安的朋友们,就继续走,没再停留过。

 

4.

十代走出村庄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孩子。

不合身的宽大灰蓝色旧浴衣裹在他身上,显得有点滑稽。黑发的男孩笔直的走过来,还十分稚嫩的嗓音中透露着一股坚定,“您认识我对吗。”

十代在看到男孩的样貌时突然觉得有点晕眩。

“不……我没见过你。”

他这么回答。

听到答案的男孩没有丝毫动摇。一只黑色的眼球状物体从他的衣袖里探出头,男孩用手指戳了戳它。

“但是,虽然偷窥了十分抱歉,不过我看到您的内心里有我的名字。”

觉妖怪吗?十代想起了曾经战斗过的几位。能够使用第三只眼读心的妖怪,当时确实是有点棘手的敌人来着。

名字一样……大概是重名吧。

“还有一个和我长得十分像的人,和一些记忆。”

这可就有点意思了。十代蹲下来,尽管这样他就比男孩还矮一点,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把第三只眼顺着连在身体上的线塞回衣袖,清澈的钴蓝色眼眸直视着十代。

 

“游星。不动游星。”

 

十代的脑子里“轰”的炸开了花。

 

等到他甩甩头清醒过来时,男孩已经担心地蹲下来,“没事吗?”

“不……没事。想起一点东西。”

是啊想起来了。

现在转世也好别的什么也好他都不管了。

十代一把抱住男孩,“愿意跟我走吗?”

男孩点点头,抓住了红色的外套。

 

5.

被抱在十代怀里的游星不安的挣扎着。

 “十代桑……请放我下来,我自己可以走。”

 “不要!让我再吸一口!”被点名的某人毫无自觉的蹭着游星有点婴儿肥的柔软脸颊,“游星这么软的样子我都没见过!”

然后被怀里的男孩用力敲了额头,“请放我下来。”

“痛痛痛……游星你学坏了!”十代一脸委屈巴巴的样子,手上倒是抱得更紧了,“我才不放手呢!这次说什么都不放!好不容易遇到了怎么可能放手!”

其实一点都不疼。读到这一点的游星叹了口气,任由十代抱着自己蹭来蹭去。

明明身为妖怪,但游星曾经不相信转世,直到他看到那些记忆。

他能看到曾经的十代和那个像是长大的自己一样的人度过的日子——尽管十代可能想不起来一些东西,但这些记忆依然存在于他的潜意识里。游星读到那些记忆时,和读别人的记忆时那种读故事的感觉完全不同,完全是他的亲身经历的感觉。他现在开始怀疑自己的理论了。

不过。游星看了一眼在他读到的记忆中应该是久违的笑得十分开心的十代,也微笑起来。

……好吧,转世好像也不错。他大概是一见钟情了。

(转世也不错……就算是替代品也不错。)

“十代桑,抱得太紧了。”

“才没啦——”

 

6.

“诶……居然能遇到啊……”游戏颇感兴趣地听完十代的讲述,好奇的目光投向坐在十代腿上的游星。

注意到目光的游星微微低头,“您好。”

“还是这么有礼貌啊。”游戏不得不感叹,然后把目光转回十代,“那么十代桑之后的打算呢?”

“先继续旅行好了。”

十代把下巴搁在游星的头顶,“如果游星有想要定居下来的地方就住下也行。游星呢?”

“我想要找到合适的地方住下,做一些研究。”作为妖怪来说还年幼的游星,蓝瞳中是和年龄不符的严肃,“在那之前和十代桑一起旅行也不错。”

游戏和十代对视一眼,一起忍不住笑出声,

“真的是……完全没变啊。”

是吗。

游星思量着自己和这两个人记忆中的人的相似度,发现确实很高时笑了笑,没说话。

 

7.

后来,据说有人见到一个穿着红外套的青年,和一个黑发的介于幼年和少年之间的孩子牵着手,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拍照留念。

 

fin.


↓一个暗表小番外————☆

“真是……给我的明信片上写什么据说啊。”游戏苦笑着把桌子上一大堆从各种地方寄来的明信片整理齐,“简直像在度蜜月了他们。”

“伙伴,我也想和你一起出去旅行。”亚图姆仗着自己没有实体,以一种十分危险的姿势坐在台灯上,“他们两个很开心的样子。”

“另一个我,就算我们出去旅行,照相机也只能拍到我们两个中的一个啊。”

于是亚图姆默默地把自己隐形了。


↑这次真没了——————★


两个标题用了东方幼灵梦的neta 算了应该没人知道


【第二部分是十游?CP什么的当然是自己心里看到是啥就是啥啊反正没有车hahahah

【我在干什么?我怎么知道啊hahahah

【癫狂.jpg


我可能是修仙过多疯了吧。

我想吃肉 我想吃肉 我想吃肉【住口

评论 ( 4 )
热度 ( 32 )

© 樱内琪同学提不起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