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团子小琪。游十游/霸十/霸蟹/蟹见/游了游。

本质游十游。

最喜欢黑色的螃蟹和白色的螃蟹。也喜欢水母。

本质是个杂食生物,经常有怪异的过激发言请注意。

最近偶尔会掉落oneshot相关。

更具体一些的简介大概在我某一期胡言乱语中发过吧(失忆)

渴望跟人唠嗑。
感谢不嫌弃我的你们。


2017.8.31 游城十代生贺

 

啾呆小天使生快!!

 我永远喜欢游城十代.jpg


cp向轻微而且比较杂乱的一些段子。就不打cp的tag了。

 [-]部分为歌词使用

 

虽然说十分轻微但还是避雷注意:蟹十,霸十,20x10

可能有ooc,一定有私设和辣鸡文笔。

如果这样也没问题的话请自由的。

————☆★————


1.(校园paro 双生子霸&十)

[-伝えたいこの気持ちを覆い隠す。]

 

“不睡吗?”

霸王啪的合上作业本,看了一眼身后坐在地上一脸苦大仇深地搓着游戏手柄的十代。

“最后一关最后一关!”十代连头都不回地喊着,“你先去睡吧我过会就去!”

“……你。”犹豫了一会,霸王还是问出口,“作业写完了?”

十代的动作猛地停滞,几秒后电视屏幕里传出gameover的音效。

“完蛋了啊啊啊啊啊霸王把作业借我!快点!!”

面对这样哀嚎着的十代,已经习以为常的霸王眉毛都不动一下,“去睡觉。”

 “啊也是……今晚反正是肯定补不完了……”十代泄气地趴在地上,“要不明天直接翘课好了……这样就不用补了吧……”

霸王眼角抽了抽,拽着十代的后衣领把他拖向床边。

“去睡觉。”无视了十代半真半假的“停停停疼死了住手混蛋!”的喊叫,他又重申一遍,“明早我喊你起来补。”

听到后一句话的十代停止了乱踢乱蹬,以一种奇妙的眼神盯着霸王。

霸王被盯得有点发毛,“…干什么。”

“没——只是觉得你居然也有这么好心的时候啊,什么的。”

 

“…霸王啊……”在床上四仰八叉的某人翻了个身,“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你在干什么吗?”

场面一度陷入沉默。手柄按键的响声在此刻更为明显。

几秒后,霸王冷静地开口,“如你所见在玩游戏。”

“不,我是想说原来你赶我去睡觉就是为了玩游戏吗??”

“随你怎么想。”金瞳一刻都没有离开过屏幕,“我只知道如果你再不睡明天也别想补完作业了。”

十代马上翻身,躺得像条刚晒好的咸鱼,“晚安!”

 

霸王在时钟指向十二点的时候关掉了电视。

回到床边,不出意料的看到一向有着神奇睡姿的十代已经占据了整个床。

看来又要睡沙发了。对此结果早有心理准备的霸王抱起自己的枕头,微微俯身注视着已经熟睡的人。

他勾了勾嘴角,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轻声道了一句,

“生日快乐。”

 

即使有些感情不能说出口,但至少他每年都是第一个对十代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吗。

 

2.(自由佣兵蟹&流浪召唤师啾 私设 )

[-変わる事も

  変わらない事も

  あなたを作り出す

  一つの軌跡。]

 

游城十代是个神奇的人。游星擦拭着【星尘】——陪他出生入死的银色长剑,这么想。

上次接到委托去讨伐一位魔王时他曾和十代还有另一位大前辈级别的魔法师并肩作战过,本以为也是受了谁的委托,结果后来询问时,十代十分不满地撇了撇嘴,“哦,那家伙召唤的龙打扰到我旅行了。”

在这个回答后又过了几个月,某次完成委托回到家的游星,看到十代躺在他的沙发上,朝他吹着口哨,“哟,欢迎回来啊。”

游星差点自然的顺上一句“我回来了”,还好他及时反应过来。

“……十代桑为什么会在这里?”

“路过,感觉到里面是游星的气息就进来了,还有就是我饿了。”

不要轻描淡写的就把私闯民宅的事实带过去啊。

于是现在,曾经在魔王讨伐战中展现出超绝实力的召唤师像只猫一样窝在沙发里,嘴里叼着游星按照他的要求做好的炸虾,一边含混地嚷着“游星如果我住这里的话你每天都做这个吃吗!”一边毫无形象的不停咀嚼。

 “十代桑愿意住在这里的话,我很欢迎。”游星一本正经。

 “如果旅行结束了我会认真考虑的。”十代一仰头把炸虾咽下。

“对了,作为食物的交换,要来听故事吗?”

“嗯,如果十代桑想讲的话。”

盘子里还有很多炸虾,十代吃一只讲一段,足够说完一个很长的故事了。

快乐的,悲伤的,热闹的,孤独的,从头到尾的游城十代的故事。

 

“……最后我就去旅行了,一直到遇到那个魔王放他的龙乱咬人,然后游星你和游戏桑不是就来和我一起把那家伙干掉了吗,我在那呆了一段时间就又走了,到处乱逛,结果正好路过这里咯。”十代捏起一只炸虾塞进嘴里,盘子里还剩下一只,“故事讲完啦。游星你怎么看?”

把【星尘】仔细收好,游星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十代桑……经历了很多事情呢。”

“啊啊,是啊。”十代伸长了身子,躺在沙发上翘起腿,嘴角带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以前认识的人都说我有点不像是我了来着……或许是真的吧。”

“十代桑就是十代桑。”

突如其来的有点强硬的话语让十代惊讶地坐起来。钴蓝的眼瞳隔着桌子凝视着棕眸,黑发的青年双手撑在桌子上,口中的话语毫无迟疑。

“就算十代桑经历了一些什么,改变了一些什么,但本质永远是不会变的。像不像自己什么的,不需要别人来判定。那些经历本身,就是构成十代桑的一部分。这些改变的和没改变的,加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十代桑。”

十代愣了愣,突然咧开嘴笑了。

“……!”意识到自己话有点多的游星慌张起来,脸颊烧红地坐回原位,“抱歉,说了一些奇怪的话……”

“没事没事!游星这么想我很开心!”十代指着盘子里最后一只炸虾,“炸虾一开始也不是炸虾的样子对吧?但炸虾也是虾嘛!”

“诶?啊……这么说也…没错就是了……”

是富有十代特色的解读啊。

游星的羞耻感一下子就被破坏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淡淡的胃痛。

“好了!”站起身拍拍衣服,十代走到玄关,朝游星挥挥手,“暂时休憩结束!肚子也填饱了,那么我要走啦!之后有机会还会再过来的!”

游星对此一点都不惊讶似的点点头,“嗯。再见,十代桑。”

 

毫无征兆的闯进别人的家,现在又突然走掉。十代桑真的是个神奇的人。

游星看着盘子里唯一证明曾经有人来过的炸虾,捏起它放进嘴里咀嚼。

 

已经走进森林的十代伸了个懒腰。

“嗯——给自己过了个不错的生日啊,我!”

 

3.(大概是原作向20&10)

[-嘘に慣れすぎてる今も

  透き通る白に心

  憧れてる。  ]

 

“你就是未来的我吗?”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眼神都在发光的少年,十代感到一阵头疼。

“啊、啊啊,姑且算是吧?”

“为什么要用疑问句啦……”小十代不满的鼓了鼓脸,很快又恢复了活力的样子,“不过生日当天见到未来的自己什么的还真是不可思议啊!”

十代很想说他才觉得不可思议,生日的早上起来一掀被窝里面多了个人什么的。

“呐,我以后很强吗?有去冒险吗?成为英雄了吗?还有还有……”

一口气抛出一大堆问题的小十代,还没注意到眼前未来的自己陷入了沉默。

自己原来曾经是那么耀眼的存在啊。

十代垂下眼睛,抬手揉了揉小十代蓬松的棕毛,

“你以后啊,会是个很好的英雄哦。”

这样算不算说谎呢?十代也不清楚,但他看到少年的眼眸更加闪亮了。

“我就知道!诶嘿嘿~!那,你一定已经是英雄了吧?”

我吗?挠挠头,十代苦笑起来。

“嘛……大概是吧?”

“那不是超棒吗!”小十代大力拍着未来的自己的肩膀,“我们两个,都要各自加油啊!”

“……是啊,要各自加油啊!”

“嗯嗯就是这个气势!……咦?”

小十代抬起自己的手,好奇地看着它逐渐变得透明。十代倒是率先反应过来。

“啊。已经要走了吗?”

“唔……看来是呢。明明还想和未来的自己决斗一次的。”有点遗憾地叹口气,小十代重新绽放出笑脸,“不过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啦!嗯!”

被那股活力感染的十代也跟着愉快的笑起来,和小十代一起摆出他们最喜欢的手势。

 

““赢了!””

 

 

4.

[-愛した人。]

 

生日快乐,游城十代。

“愿你永远都是被大家爱着的人。”

 

———fin.———

完 全 崩 坏。

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就很气。

第三个还是烂大街的梗。

汪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哇.

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啾呆.jpg

溜了。

评论 ( 2 )
热度 ( 15 )

© 樱内琪同学提不起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