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爱游城十代先生和不动游星先生呢.jpg
*是沙雕团子小琪。其余见置顶。


【游十游】随便聊点什么。

日常我流OOC。
复健中。
想了很久到底打游十还是十游,结果还是两个tag都打了 
所以如果是单吃的话还请无视我x
有提及约翰和布鲁诺。友情!是友情!(划重点)
总之就是这样。十分短小。
如果以上都可以原谅小琪的话请自由的。

——————
那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呢?

大概是把深海切下两块,再混进去20%的星空吧。在别处不可能找到的,那样的深蓝色,里面还有着星辰。

结果又看得出了神。游星的眼睛总是让人看得入迷呢,十代这么想着,又突然地笑起来。

“十代……桑?”

黑发的后辈有点不明所以地眨着眼。于是十代咧开嘴,“没——什么”地回答,然后从浴缸里探起身子,轻轻啄了一下游星的眼睑。

“只是觉得,游星的眼睛看久了的话,就会很想吻上去看看呢。”

被突然袭击的人“唔”了一声,把身子又往水面下缩了缩。

“十代桑……请不要闹。”

“游星明明脸红了哦?”

“那是浴室的温度太高了。”

临时转职为骗子的某人把脸侧向一边。

十代并未坚持地“是~是”这样应着,转了转身,让自己以一个更舒服点的姿势靠在游星胸口上,同时隔着温水感觉到身后的人肌肤温度迅速上升。

“诶,什么什么,难道游星你害羞了?”

“……没有。”

游星在一阵可疑的停顿后回答。十代带着笑意“诶——”了一声,倒也不再追究,曲起手指在水面上弹出一个个水花。

游星把下巴搁在十代的肩膀上,一言不发地注视着。

不算大的浴室里一时陷入奇妙的安静,只剩下弹起水花时的声音。

“说来,”十代刚结束了什么回忆似的开口,“之前也有认识过呢,蓝色的人。”

“唔?”

对突然展开的话题没有反应过来的游星茫然地发出疑惑的声音。

“嗯对。”

不知道把游星的疑问理解成了什么,十代这么应了一声,想了想才接着补充,“……是朋友啦,突然出现的,但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十代桑的……朋友吗?”

这是十代第一次提及自己的朋友。游星曾经以为十代是没有朋友的,因为十代就是给人那样的感觉。他有些好奇地坐正了身子,“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有趣的人。”十代却突然失去了兴致似的,仰头又靠在游星身上,眼眸透过结了一层水雾的天花板看向某个远方,“某种程度上和我很合拍来着。”

游星刚想说点什么,又被十代接下来的话语打断。

“嗯,当然,后来他死了。”

游星早就知道十代已经活了很久,但被十代本人用这种方式间接的扯出这个事实,还是让他心里一阵发紧。

从他能看到的角度里,十代只是望着天花板,没有任何表情,什么都看不出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十代桑不在这里了”的错觉。

好在体温确实的传递过来,让游星安心不少。

想起了以前的事。游星斟酌着开口。

“我也……遇到过。那样的人。”

也不管十代是不是在听,他自顾自地说下去,“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一切都是迷,而且还失忆了。但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和我那么谈得来,那么合拍的朋友。”

“还有,他……也是蓝色的,大概。”

“诶……是吗。”十代沉吟着,又发问,“那,他人呢?”

“可能是死了,但我觉得他只是离开了这里,……至少我这么相信着。”游星垂下眼眸,“所以,稍微能理解一点,十代桑的心情。”

“但是至少,他们还在我们的心里。而且,我们还在这里。”

“我们还在这里。”他这样重复一遍,轻轻环抱住自家前辈的腰,“我会陪着十代桑的,所以十代桑不要难过了。”

十代小声嘟哝着“什么嘛…我哪有难过……”,一边转过头去蹭了蹭后辈兼恋人的脸颊,“游星果然是笨蛋。”这样笑着说。

被称作笨蛋的人毫不反驳地微笑着接受这个称呼,“如果十代桑这么觉得的话。”

接着两人在水汽氤氲中交换一个吻。

————
好了。复健失败。
溜了。

评论 ( 2 )
热度 ( 21 )

© 樱内琪同学提不起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