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团子小琪。游十游/霸十/霸蟹/蟹见/游了游。

本质游十游。

最喜欢黑色的螃蟹和白色的螃蟹。也喜欢水母。

本质是个杂食生物,经常有怪异的过激发言请注意。

最近偶尔会掉落oneshot相关。

更具体一些的简介大概在我某一期胡言乱语中发过吧(失忆)

渴望跟人唠嗑。
感谢不嫌弃我的你们。


【十游】Prometheus

-预警部分-
*奇怪的背景设定
*角色受伤
*可能引起不适
*可能是…R…15?(啊?
*我流OOC
*有一点点游十表现
以上没有问题的话请原谅小琪并自由的。
————
他在高而陡峭的崖壁上闭着眼勾起嘴角。
而那一位咧嘴笑着,又撕下一块肉。
.
.
被锁在这崖壁上究竟有多少年,实际上游星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他所在的地方是一块平整地凸出来的石台,其实如果只是锁住他的话根本不需要这么大的地方。
意义不明。
他胡思乱想了一会,眯起眼向远方的村落看去。
炊烟还在升起,于是他放心的收回目光。看来他们已经学会使用火了,太好了。
至于自己,倒是无关紧要的。时间过了这么久,大概身体已经麻木了吧。
今天是晴天呢。而且现在还是正午。
他想着,还是睡一会吧。
睡着了或许就没那么热了。
不,或许就这么睡下去比较好吧。
他闭上眼。
过了没多久,他就因为扑到自己脸上的气流,又再度睁开眼。
「哦,你醒了啊。」
眼前,棕发的青年笑嘻嘻地看着他,背后的黑翼一扑一扑。
他疑惑着,努力运转太久没有运作过的声带。声音有些发涩,但勉强还能出声。
「你…是……?」
「游城十代。种族大概是鹰吧。对了,是被打发来工作的。」
十代打量一圈四周,最后落在了他身边,语调轻快,
「主要任务应该是……咬你?」
游星有点生锈的大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于是他呆呆地「哈」了一声。
.
「疼吗?」
用牙齿撕下一条肉后,十代这么问。
「……还好。」游星微微扯了扯嘴角,
「至少让我感觉自己还活着。」
「别这么说嘛。我看着都疼诶。」
十代低下头,舔舐着游星背上那条长长的缺口。血还在渗出来,不过很快就停止了。
这样一来,游星反倒不适地挣扎起来,
「…很痒…不对,请不要做多余的事。」
「止血是多余的事吗?」十代咬了一口游星的小臂,这才抬起头,反问道,「游星死掉了怎么办…………我还工不工作了。」
「……不会死掉的吧。很快就会恢复的。」
「但是我看着不舒服。」有点固执地又舔了舔刚才咬出的缺口,十代想想又补充了一句,「我晕血,不行吗。」
一只鹰,晕血。
绝了。
游星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位连谎话都不会说的鹰继续他的工作,然后在下一次钻入脑髓的疼痛来临时尽量克制地扯一下嘴角。
.
「游星,我想到一个好方法。」
开始某一天的例行之前,十代突然这么说。
「是……?」游星歪了歪头。他实在想不出十代是指什么的“好方法”
「嗯……能让游星不那么疼的方法。」十代轻轻甩动手腕,露出从没在游星面前展示过的指爪,「我昨天晚上想到的,一会记得感谢我。」
他快速的挑断了游星的背筋。
「你看,这样过一会就不疼了吧?」
「…………」
面对一脸愉快的“快夸我啊”表情的十代,游星陷入了沉默。
这已经不止是疼不疼的问题了。自己大概暂时瘫痪了吧。幸好明天还会恢复。

……就结果而言,倒是真的不疼了。游星把目光转向趴在他肩上咬下一小块肉的十代,这么想。
不过下次还是不要用了。
.
「十代桑,在想什么?」
已经差不多习惯了痛楚的游星,甚至有余力这样询问刚从他的侧腰咬下一块的十代。
「啊,那个啊。」十代笑嘻嘻地抬起头,「我现在,肚子里有游星的骨肉哦。」
游星因为这个过于老套又一时挑不出毛病的双关句而猛烈的咳嗽起来。
「十、十代桑,请不要说这种话……」
「诶。」十代笑得一脸灿烂。
.
「今日我没有心情工作。」
十代如此宣告,然后真的就倚在游星旁边的崖壁上闭起眼。
「……十代桑?」
游星试探着叫了一声,对方马上睁开眼回应,「啊,怎么了游星?」
「为什么突然…?」
十代撇撇嘴,「游星允许我咬的地方都咬过好多遍了,没动力。而且游星偶尔也休息下吧。」
游星其实一直不明白十代为什么要在执行之前问他允不允许。一开始十代问他时,他也就只是顺着说了几个比较微妙的,估计十代也不会想去咬的地方。——毕竟他才是被囚禁的那个,决定权本来就在十代那里。
「十代桑如果不工作会怎么样?」
游星问。
「谁知道——」十代懒洋洋地半眯着眼,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反正也不会被记消极怠工的。顶多有点饿,又不会死。」
让十代桑饿着可不是个好主意。游星这么想,然后被自己吓了一跳。他可从没想过十代有一天会在他的思考里占这么大的比重———大到他几乎忽视十代的工作内容的地步。
游星认真地思考起这件事,而十代睡着了。
那一整天他们都没再说话。
.
游星觉得,他可能喜欢上了一只鹰。
他这么对十代说了之后,十代就笑了。
「好巧,鹰可能也喜欢游星呢。」
.
「……不可以咬的地方,十代桑可以咬了。」
「嗯……那,我要不要换个方法来咬你?」
「诶?」
.
.
有一点疼。游星在昏昏沉沉中想着,和之前感受到的疼痛都不一样。而且好羞耻。
十代环抱着游星的腰,安慰似的舔去他眼角溢出的泪珠,又轻轻咬了他的耳朵。
「喜欢?」
「…嗯。」
.
.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神话了。
某位英雄为人类盗来了天火,因此触怒了神。为了惩罚他,神将他锁在山崖上,经受日晒雨淋,被鹰啄食身体,受着永久持续的痛苦。
故事这么讲述,并称那位英雄为……
好,就此打住。
.
.
「后来英雄和鹰过上了愉快的生活。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十代用读故事的口气这么照本宣科地念着。游星无奈地叹口气,「十代桑,请不要闹。」
「诶,难道不是事实吗?」
「…是事实没错……」
「那不就行了。」
十代愉快地笑起来,在游星的颈上咬了一口。
没有用力,但足够留下一个印记了。
————fin。
-叨逼叨-
本来想写点病病的东西。
结果我把一个脑补的时候病得不行的脑洞写成了神经病的不行的东西。
我退群了(打开天窗(x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樱内琪同学提不起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