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爱游城十代先生和不动游星先生呢.jpg

*是沙雕团子小琪。其余见置顶。

无关紧要的事:头像是自设。


【游十】赌

@萩野游代🐍 的点文来着
五百年了.jpg
fate圣杯战争paro,BUG可能会有,并且疯狂乱他妈OOC(。)
退步成一坨软掉的团子。
有车轱辘。没开。
以上OK的话请自由的。
——————
一片墨色中,只有方形的荧幕亮着微弱的荧光,映在微微抿起的嘴唇和略带了点黑眼圈的蓝色眼睛上。
敲击键盘的声音一刻都没有停止,直到淡色光点在青年背后聚集。
游星感知到什么似的回过头,正看到棕发的人影没个正形地陷进沙发里,有气无力地抬了抬手,“哟……我回来了。”
他报以微笑,“欢迎回来,berserker。周边巡逻辛苦了。”
“说实话……”被称呼了职介名的英灵又从沙发上爬起来,意思意思对游星翻了个白眼,“说实话,我还是希望你叫我十代。整天被与同职介那群话都不会说的家伙并列提及的话我很困扰的。”
“好……?”
就算圣杯战争接近尾声的现在,游星依然没摸透他这位从者的脾气。自称职介是berserker,但根本看不出一般berserker的狂化表现,战力强劲,喜欢炸虾,对过去绝口不提,除了战斗时完全表现的像个懒懒散散的大学生——或者路过借宿的旅行家。游星并不是喜欢打听别人过去的人,也没有问过什么,于是就变成了除了知道本名和职介什么都不知道的状况。
除此之外……他的从者总是做出一些扰乱他的举动……比如现在。
“还在调整D轮的数据?”棕色的毛茸茸脑袋趴在游星肩头,好奇地张望着荧幕,“说实话这个还是我第一次看到魔法和科技结合的用法呢……嗯嗯,魔法机械,有机会研究一下。”
旁若无人地凑在游星的脸颊旁边宛如自言自语的说着,十代并没有发现黑发的御主已经乱了呼吸。
游星假装叹气,借机深呼吸了一口让自己保持冷静。
某种意义上,还真不愧是berserker啊。
把奇妙的冲动强行压下,游星重新开口。
“……因为我本来魔法就没有那么强,只能靠这样补足战斗力了。”
这倒是实话。通过从者和御主之间的同步,十代偶尔能看到一些关于游星的过去的残影。他眨眨眼,目光不自觉的落在自家御主一侧脸颊上。
察觉到目光的游星抬起手指,摸了摸那条留在脸上的金色纹路——几年前强行植入新的魔术回路留下的痕迹。十代移开了视线,挠着脸颊“游星也很辛苦啊……”这样小声说。
“没什么。”游星放下手继续敲击键盘,感觉到十代有点低落又补充了一句,“……都过去了。”
而且比起十代桑的经历来说,自己这点事根本不算什么。他在心里说,但没有说出口。十代从来不提他的过去,游星觉得他可能不喜欢讨论这个吧。
同步是双向的。既然十代能隐约看到游星的过去,那么游星当然也能看到十代的。
可以称得上惨痛的,十代的过去。
他依然没有多说任何一句。
“ber……呃,十代桑。”话到一半才想起他刚说过的,游星强行改口,“……状态还好吗?明天就是和caster他们的战斗了。”
“嗯——也是呢。”十代有点夸张地皱起脸,“不过那可是亚图姆桑诶……再怎么准备都不为过吧。”
“是啊。”
游星终于结束了操作,保存后关掉电脑。
“那,魔力补充?”
“……十代桑你认真的吗。”
“毕竟某人的魔力提供量简直惨不忍睹嘛。”
“是这样没错……不是还有令咒吗。”
作战方案一直都是他们两个一起制定,奇迹般地没有使用过任何令咒。
十代笑嘻嘻的摊手,“那个我要用来打赌的。……现在先保密。”
游星叹了口气,不再多问。
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于是就顺理成章的变成这样了。游星略微有点混乱的头脑里这么想。
他回抱住抱着他脖子的十代,公事公办地向从者嘴里渡进含有魔力的体液。
十代含混的哼哼几声,大意是这么无趣游星你简直就是x冷淡之类的,不过还是接受了这些魔力。总比平常那惨淡的魔力供给量好多了。
他其实并不讨厌这样,但不知道他的御主是怎么想的。他偷眼瞄过去,看到游星脸颊上泛了点红,于是得逞似的笑了一声。
在需要补充魔力的时候,他们就会这样接吻,毫无技巧可言,像两个笨拙的大孩子。
游星把脸稍微移开,结束了这个吻。他喘了几口气,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那今天就到这……”
“等下等下。”十代立马打断了他的话,笑得灿烂又恶劣,“要做的话就做全套吧?”
“……哈?”
理解了“全套”是指什么之后的游星,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你看,那也算是体液嘛——而且效率还比较高。”当事人毫无自觉地念着,“这样的话明天一定……嗯?哇!?”
“……十代桑。”
把从者压在了沙发上,游星脸颊还红着,蓝色的眸里却闪烁着某种危险的光。
“如果十代桑愿意的话,我当然不会客气。”
完了,这家伙不会早有预谋吧,还是说已经忍了很久了?
怎么说呢……不愧是berserker的御主?
接受下一个意义完全不同的吻时,十代这么想。

游星和十代并排坐在河岸边的草地上。
“……结束了。”
“啊啊,结束了。是平局呢。”
“游戏桑和亚图姆桑根本就没打算战斗。”
“那我昨天晚上是为了什么啊!”十代瞬间炸毛了。
游星谨慎的思索着措辞,
“……享受人生?”
完全失败
“算啦算啦……”十代垂下肩膀,“反正圣杯战争结束了,我估计也要回去了。”
游星这才想起,圣杯战争结束后,从者就要返回英灵殿了。
他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自己本应该早就知道这件事的,但是似乎一直选择性地遗忘它。
为什么?
他真的希望结束吗?他真的希望坐在他身边的人离开吗?
十代的身上亮起了淡色的光点,整个人在火烧的夕阳里都变得有点透明。
“嗯……看来是要走了……”他嘟哝一句,然后站起身,向游星比了个他最喜欢的手势,
“gotcha!游星,真是一场愉快的圣杯战……”
“不要。”游星闷闷地开口打断,同时握紧了左手。
“——十代桑,不要走。”
保留到现在的令咒瞬间黯淡下去。
“诶。”
十代看看自己重新凝聚成实体的手,又看看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而开始慌乱的游星,咧嘴笑了。
“你看,我赌赢了。”

在那个决战前的夜晚里,十代凝视着已经抱着他睡着的游星的脸颊,小声自语,
“游星,我用这三画令咒,赌你喜欢我。”

————fin.

评论 ( 9 )
热度 ( 32 )

© 樱内琪同学提不起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