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爱游城十代先生和不动游星先生呢.jpg

*是沙雕团子小琪。其余见置顶。

无关紧要的事:头像是自设。


Once a letter【游十】

很久以前那篇《Letters》的后日谈。

是去年元旦交换时候的增添内容,不过一直忘记发出来。

趁着刚过50热度发一下。

很短,很水,因为本来就是附带性质的东西。

以及惯例的ooc。

那么以上ok的话请自由的。

.

(话说那篇能过50热度真的吓了我一跳……我以为大家都只喜欢沙雕呢x)

——————————

■■■■年8月■日。

 

“十代桑,要不要出去转转?”

终于结束了最后一项工作,游星点完保存键从桌边站起来,扭头去喊躺在自己身后床上躺成一条咸鱼的某只棕色生物。

“好啊!去哪?”十代一个翻滚从床上跳起来,伸手去抓床头的外套,“找地方决斗去?游星你昨晚通宵加班都没陪我打一局!”

“嗯……去海边。”游星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

 

 “……十代桑,请抓紧些,要加速了。”

“好的————”

坐在后座的人把脸贴在眼前的脊背上抱得又紧了些,故意把最后一个音拖得长长的,让尾音被掠过身边的风吹散。

 

红白相间的D轮停好的同时,十代从上面跳下来。不出意外的,又得到了游星忍着头痛的“十代桑,很危险的……”这样的念叨。

“游星你每次都这么说。”

“那是因为十代桑每次都不听。”

十代懒得继续这个每次他做出什么危险动作都会开始的话题,朝游星做个鬼脸就作势跑开。

反正游星会追上来的,不是吗。

太阳在无波的海面上映出一大片细碎的光。

他听到身后的人无奈地叹息一声,紧接着脚步声便快速的接近,连同一句带着笑意的话语。

“那,如果被我追上的话,这个周的炸虾没收。”

听见这句话的他果断地撒腿就跑。

 

一路边跑边闹,十代还在沙滩上摔了一跤,不得不坐下来,让游星慢慢把沾满蓬松棕色头发的沙粒一点一点捡干净。

“那这个周的炸虾还有吗?”十代鼓着脸,仰起头来问道。

那模样,活像一只充了气的千针鱼。游星忍着笑,尽量严肃地回答,“今晚回去就吃。”

得到满意答复的十代吹了个口哨,把头低回去,难得安静地任由游星理顺他的头发。

 

“对了,”十代拍拍裤子站起来,“为什么突然说来海边?”

被询问的人思索一会,拉起十代的手就向角落处走去。

“嗯?咦?等下游星你都不解释一下吗!……走慢点我跟不上了!哇算了你松开手我自己走!你这人!”

游星依言松手,回过头拂去十代额前刚才没有理顺干净的几颗沙粒,“十代桑,到了。”

“什么啊?”还有点生气的某人毫无威慑意味地瞪了游星一眼。

游星再次沉默,走到靠在石壁边的防雨布旁边,把它掀开。

是一辆崭新的D轮,红黑涂装,和他曾经见过无数次的那一辆十分相似。

“我记得,”游星站在D轮旁,朝十代微笑,“十代桑说过想要学骑乘决斗的对吧?”

 

 

十代猛地想起几年前,他还没来到这里时,和游星通信中提过的事。

“游星你……这么久了还没忘啊。”

他艰难地挤出这么一句。而对方理所当然地点头,“只是设计和组装花了太多时间而已。平常工作太忙了,所以只能晚上抽时间组装。”

“等等,”十代惊了一跳,“你是说,这全部是游星你自己组装的?”

再次理所当然的点头,“嗯。是给十代桑的,当然是我自己来做。”

见十代站在原地一言不发,游星有点担心地开口,“十代桑……不喜欢吗?”

十代终于反应过来似的,奔过去,一把抱住了游星,

“怎么会!游星你最棒了!”

 

“只是,有点惊讶……”

“是指……什么?”

“就,原来游星还记得啊,什么的。”

“十代桑的事情我都记得的。”

“…这是犯规发言啊!”

“唔,是吗?”

游星毫无自觉的歪头。

刚才还耳根发红的十代一下子就觉得自己是个笨蛋。

 

“游星,现在就开始教我驾驶吗?”

“嗯。”

“游星,今晚吃炸虾吗?”

“嗯。”

“游星,喜欢我吗?”

“嗯。……啊!”

看到黑发的恋人难得地满面通红的样子,十代“噗”地笑出声,凑过去啄了一下游星的脸颊。

 

“我也喜欢游星哦。”

 

 

——end。



————————

(那么正片结束了)

(在这里偷偷留一个调查)

(因为一起的增添内容还有两页十代和约翰的书信往来,是友情向,是友情向!目前还在犹豫要不要发)

(毕竟说起来还是本质游十游来着,怕戳到你们雷区)

(于是想问一下要看吗)

(关于这个的意见请在评论区告诉我 我会参照来考虑这个问题 感谢)

评论 ( 5 )
热度 ( 23 )

© 樱内琪同学提不起劲🍡 | Powered by LOFTER